笑揖清风洗我狂

2016-10-11 和菜头 槽边往事 槽边往事

长路漫漫伴你闯 林子祥 - 最动听的...林子祥

今天下午,冯大辉(Fenng)同学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《小道消息》里正式宣布:他要开始创业了。


我们于2008年11月15日在广州的中文网志年会上初次相遇,再见面的时候已经是2016年9月20日。现在是2016年10月11日,下岗CTO冯大辉同学最终选择创业上岗,通过升级为CEO的方式自主解决再就业问题。消息从杭州传来,中国互联网下岗界一片欢腾,江湖人称“微信一发没”的腾讯下岗员工王五四代表下岗界专程送上了祝贺牌匾:欢迎落草。


冯大辉一直都是互联网上的争议性人物。作为阿里下岗员工,由于经常在网上直言批评前东家产品,被视为网络著名的“阿里黑”。作为丁香园下岗员工,由于经常在知乎和人争吵,因此下岗时引发笔战,一时江湖风云色变。因此,这里也要提醒《槽边往事》读者中的程序员们注意:如果技术男生性耿介的话,就别多说话,尤其是不要在公开场合说,实在想说了就拿个小人蹲在墙角用针扎着说。否则,你们就会像冯大辉一样,被说成是“不会编程的CTO”、“整天刷微博的高管”,最后只能走上自主创业这条不归路。


自夏代以降,愤而出走创业的技术男冯大辉不是第一个,也不是最后一个。我注意到一个现象:凡是经常在网上说话,头角峥嵘的程序员,最后大多走会走上创业路。喜欢说话意味着两点:1、不平则鸣,说明内心世界感受很丰富,这样的程序员对粗粝的外环境会很敏感,想要一个满意的工作环境,创业是一条出路。按照他们的话说,叫做“总得自己说了算一次吧”;2、有话说的程序员比较有想法,有想法的程序员就不再是码农。程序员没有码农好用,码农无思有欲,比较节省管理成本。而程序员除非自我管理,否则在麻瓜的世界里对于彼此都是一种伤害。


这次冯大辉的创业项目是医疗垂直搜索。上次和他小坐,听他的意思是做一个封闭式的搜索引擎,对内容做严格筛选和限定,确保病家和医疗业界人士能够搜索到有效和真实的结果。坦白说,我听不大懂他的创业方向,也想不明白怎样做通。我建议他做减肥和生发类的垂直网站,但是谈话随即出现了长时间的静默现象,因此我们只好再聊回医疗搜索引擎的事情。冯大辉态度非常坚决,认为这个项目有社会价值,也存在潜在的商业价值,因此无论在技术上有多少难度,前景上有多少不确定,但这是他“真正想做的事情”,所以还是准备做下去。不过,他也答应我,会优先考虑在搜索引擎里放进最新的生发类医疗前沿动态,只是不包括中医。


我没有想到的是,冯大辉在资本市场一片冰冻的时候那么快就决定创业。而且,公开发文的行为无异于是主动切断自己的一切后路。在钦佩冯大辉勇气的同时,也让我不禁为他担忧。冯大辉整体上来说,是个敏感的人,看他写文章逐条反驳针对他的黑文就知道,他非常珍惜自己的羽毛。但是,创业这件事情有时候是需要一点点不要脸的。当十几口子、几十上百口子人指着你吃饭,指着你带领大家泅渡到对岸的时候,针对自己有再多误解,有再多抹黑,怕也只能默默承受,再也不能快意恩仇了;自己执行公司的时候,可能会遇见行业里、社会上更多不平,更多不公。如果每一件事情都要在网上辩难一番,可能到了最后会寸步难行,处处受制。希望大辉能早有心理准备,拥有足够的勇气和承受力,面对即将来临的一切。


虽然我不懂冯大辉的创业项目,但是我还是很看好他的未来。在我看来,具体而微的医疗搜索引擎的成败其实根本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能走出这一步。只有走出这一步,才能带来未来的种种可能。也许今天入手的地方是搜索引擎,但最终实现冯大辉理想的事情可能在别处。人过四十,做出创业的决定并不容易。为此,我要深深祝福冯大辉。祝福他能背负起沉重的责任,迎接所有的风险,承受所有的打击,迈开双腿,奔向自己梦想中的远方!


题图摄影:Myriam

图片授权基于:CC0协议


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

【微信号】Bitsea

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,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。

请你相信我:

我所说的每一句话,

都是错的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禅定时刻

2008年11月15日在广州的中文网志年会上,冯大辉、安替、阿登和我一起拍了一张合影。现在,冯大辉去创业了,安替生了个儿子重新返回媒体,阿登辞职去英国念书,回来进入了民企。


我还是没有长出头发